带队拿下男篮冠军她成了“湖南赤木晴子”

0 Comments

清晨,于红俊望向班级里,观察着学生们的上课状态,不时搜寻有没有孩子在给班主任“添麻烦”。课间操和体育课上,她也在忙碌。傍晚时分,于红俊和长沙明德华兴中学男篮队员们齐聚球场,此后近3个小时中,篮球撞击地板的声音是那里的主旋律。

灯光渐暗,时间已过晚上八点,于红俊一天的工作告一段落。“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球馆、班级,班级、球馆。”她笑着说道。

接受采访时正值周一,于红俊特意将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,害怕耽误带队训练。早些时候,中国初中篮球联赛全国总决赛落幕,长沙明德华兴中学时隔八年再夺冠军。“95后”于红俊正是球队主教练,她也成为了大家口中的“湖南赤木晴子”。

在小学时,于红俊就在校运动会上从事过跳高项目。用她的话说,“身体素质还算可以。”六年级,她被唐山体校老师一眼相中,开始接触篮球。然而一场大病的突然降临,打乱了于红俊的计划,父母不想让她再从事这项对抗性颇高的项目。

北京奥运会,于红俊坐在电视机前看了中国女篮比赛。“苗立杰打得太好了。隋菲菲长得很漂亮,半截篮投中时很帅。”于是于红俊下定决心要打篮球。在她的坚持下,父母妥协了。“去和家里人商量,之前从来没那么认真跟父母讲过话”。

就这样,从高中到大学,热爱篮球的于红俊一路打到了CUBA(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)。无论在雅礼中学还是中南大学,她都是队内主力队员。“我的心理素质比较好,擅长抢篮板和防守。”谈起球员时期别人送予的外号,于红俊笑着回忆道,“她们都叫我‘板王’”。

2019年,于红俊上研究生二年级。彼时钻研论文的她,在研究生师兄的邀请下,成为了明德华兴中学男篮主教练。“我感觉在兼顾学业的同时去学校积累经验,会对论文起到帮助。”就这样,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于红俊开启教练生涯。

谈及为何没选择进军WCBA(中国女子篮球甲级联赛),于红俊直言伤病和练球时间晚是主要原因。她也曾想过在学业结束后闯荡职业赛场,但与小队员结识后,于红俊渐渐放弃了这种想法。“我很喜欢在他们身上能慢慢看到自己影子的感觉。”

三年的时间,她带领长沙明德华兴中学再度站上初中篮球联赛最高领奖台。夺冠的那晚,一群十五六岁的男孩将于红俊抛向空中庆祝胜利。激动之外,她更多感到的是不舍,“那是三年里我陪伴他们的最后一场球。”

谈到和队员之间的关系,于红俊用了“战友”这个词。在初中篮球联赛的那场决赛中,她希望队员强化对冠军奖杯的渴望。而她在场边喊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“这是你们交给我的答卷。”在她眼中,那场比赛是三年来在感情方面需要交付彼此的答卷。在一声比一声大的嘶吼中,于红俊喊醒了弟子,队伍逆转取胜。

平日里在球场上,队员们会称于红俊“于导”,而生活中,会亲切地叫她“俊姐”。训练中,于红俊很享受和球员们分享经验的过程。谈起最令她感动的事,于红俊在接受采访时仍有些哽咽。

有一次,校外工作人员到球场摘横幅,推着三米高的梯子在场地中行走。而于红俊彼时已带队开始训练。出于安全考虑,她上前告知工作人员,却得到了对方的强硬回应。“所有队员把球扔向一边,守在我的前面。那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小女孩,眼眶也有湿润的感觉。”她回忆道。

而在指导队员成才的过程中,于红俊同样充满智慧。男生在初中阶段正处于青春期,心态不够成熟。当有队员表达不满时,于红俊会在一旁默不作声,就那样盯着他,反而会收到奇效。“我会看着他发泄,不跟他说任何事情。事后,队员可能会主动来和我道歉。”

“除了篮球,我性格比较大条。大学时都叫我‘小鱼儿’,记性有时候很差,和鱼的七秒记忆一样。”于红俊笑着说道。但只要拾起篮球,她就会变得专注。

于红俊热爱旅游。每次带队到其他城市打完比赛,她都会去街边品尝特色小吃,感受当地人的生活方式。

交谈间,当记者提起“湖南赤木晴子”称号时,于红俊坦言对此并不在乎。“感觉睡醒之后,称号就被叫起来了。”她更看重的是女性主教练的身份,于红俊希望更多人关注中国女篮,关注女教练员。“其实不少女孩会从事女篮教练,并不像网红那么光鲜亮丽,但在默默付出更多。”

放眼未来,于红俊表示任重道远。她提到最多的一个词便是“充实”。“希望能多些学习平台。作为教练员,是学无止境的。除非有身体原因,不然会一直在教练员岗位上。”

无论是训练、比赛,于红俊总习惯在战术板上写下希望球队做到的要点。日复一日,她这样坚持着。

随着时间车轮滚动,于红俊总会迎接新的队员。用她的话说,“俊姐”会变成“俊阿姨”,她会不断面临新的问题,慢慢成长。

结束采访时,已接近五点。夕阳散落在球场,于红俊将带领队伍开始新一天的训练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